今日,招商基金投研团队集体入驻今日头条,并为大家带来未来市场走势的全面解读。

以下是招商基金集体入驻群访问答实录:

问:提问王景老师,你对制造业的理解是什么?

王景:中国制造业企业未来,从低端制造到高端制造,再向国外输出,S型曲线会一直向上,很多公司已经在往这个方向走。

中国的人口资源、工程师红利都非常好,唯一缺的是资本,资本市场以前不会给制造业以高估值,这两年大家已经慢慢认识到这个问题。

问:制造业有一两千家公司,选股会不会有几条脉络?

王景:最底层是基础材料,第二层是模组(模块类的产品),第三层是输出解决方案(具体的产品)。

制造业投资,有最强解决方案的公司是最好的。如果没有,退而求其次,做中间环节的关键零部件,也有一席之地。关键零部件想做得好,取决于下游材料的配套能力。

问:你在十几年前就做消费行业研究员,在消费行业将如何选股?

王景:选新的、有变化的东西。一个是服务消费,举个例子,像快递;一个是新消费,比如新式茶饮、医美、餐饮供应链的重构等等。

问:二、三季度会存在流动性退潮吗?

王景:2021年应该比2020年紧,比2018、2019年松,那就不太会有太大变化,不会像大家想象得那么紧。全球都在放水,资产是值钱的。

问:你对今年后市怎么看?

王景:我觉得没问题。市场有结构性矛盾,有的消费太贵,那种估值方式我无法理解。

相反,真正有变化的新兴行业和高端制造业才刚刚开始。未来中国制造企业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在原有制造业基础上做全球的生意,无需技术上的变化,只要成本做得足够低;另一条路是高端制造,不断研发、不断产品升级迭代,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

问:提问贾成东老师,和其他同行相比,你的投资方法有什么特色?

贾成东:我的研究方法是从中观基本面、中观的景气度来研究。芒格的多维度学习框架对我影响非常大,我希望通过各行各业的知识来建立一个全方位的理解事物的模型。

问:景气度高的公司往往估值也比较高,要怎么取舍?

贾成东:好的东西必然有好价格。其实价格贵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重要,它未来会一步步更好,把时间当作你的朋友,挣时间的钱,是比较轻松的。

问:你怎么定义好的股票?你在考虑银行股的时候,会看哪些指标?

贾成东:我的股票持仓当中股票就分成两种。

一种股票叫做“一天比一天更好的”品种。这种股票一大部分体现在食品、饮料,还有医疗服务当中,每天都在进步,这种股票会比较多。

还有一种品种大家可能不太关注,叫做“我比别人更优秀”、短期内爆发力特别强的品种,比如现在的银行股。

问:对科技和芯片股怎么看?

贾成东:政府现在越来越倾向于布局中长期,我觉得短期的变化应该是比较少了,不太用关注短期走势。

问:我们看到最近大佬纷纷宣布造车,您对锂电池、新能源车等相关行业有什么观点?

贾成东:新能源车前景仍需观察。凡是新的行业,新的东西要跟得住,要跟得紧才行。它一般开始情况下没有业绩,会随着利率的变化而变化,会随着新的政策的变化而变化,波动性会比较大。

问:提问付斌老师,可以和我们头条的读者们介绍一下你的“三步选股法”吗?

付斌:第一步,叫做“趋势比估值重要”,也就是说,行业景气度非常重要,首先剔除一些长期景气度向下的行业。

第二步,管理至上。一只木桶装的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而公司治理就是木桶底部的那块板,治理有瑕疵,一票否决。

第三步,八毛钱买价值一块钱的东西、对比一块钱买未来价值十块钱的东西,我坚决选择后者,其估值中枢是不断提升的。

问:就选股法第三步而言,你到底是价值投资还是成长投资?

付斌:经常有一些业内人士评价我,价值投资做得不错。而我认为自己是成长投资,但同时市场上的那些成长股我都不买,这三句话听起来特别矛盾。

市面上有一些非常知名的公司,业绩、公司治理都不错,估值便宜,但利润长期稳定不增长,我不买。而那些主题特别明显、概念特别鲜明、估值奇贵的所谓“成长股”,我也不买。

问:你的卖出标准是什么?

付斌:两种情况。第一种,公司业绩发生一些明显的趋势性变化,达不到我的要求,就会卖出。

第二种,考虑性价比,比如我曾持有一只医药股长达三年,之后发现该公司增长率30%,当下估值水平50多倍,而另一家医药公司增长率也有30%,当下估值水平不到40倍,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卖出替换。

问:提问李佳存老师,现在医药板块估值如何?今年后续行情怎么看?

李佳存:对于医药板块的投资,从基本面来看,我认为医药行业投资最重要的基本面就是它成长的一个确定性。

问:中国疫苗出口前景如何,与其他国家疫苗相比有什么优势?

李佳存:中国的疫苗应该说出口前景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国家其实在中国境内的话,我们不打疫苗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们疫情防控做得非常好。

问:你认为医药赛道最大的支撑点是什么呢?

李佳存: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无限增长的医药需求。具体而言的话,我们国家2011年到2030年这20年当中,应该是人口老龄化加速趋势最明显的20年时间。

问:提问郭锐老师,如果向普通投资者介绍,你会怎么总结你的投资特点?

郭锐: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从组合来看,我的投资风格不太鲜明,同事给我的标签是“价值成长均衡选手”。

问:百分之二三十的个股回调对你心态有影响吗?有些人会怀疑自己看错了。

郭锐:我会反思自己的投资逻辑,当有一些跟预期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时就要反思,但不能轻易推翻自己的结论。

问:你的组合行业配置相对分散,为什么?

郭锐:我的投资方法是单点突破,从单个公司着手,积累的公司多了,自然对行业有理解。我选一些可以理解、长期还不错的公司,结果分布在各个行业,但不是有意为之。

现在我管理的基金,除了一定的周期股仓位,大多数股票都是按照这种思路挑出来的。

问:提问马龙老师,有人说今年将会是固收+大年,你的看法?

马龙:去年给市场参与者提供一定的启示,要尊重和重视变化,市场的适应性和政策的适配度都在不断进步,历史也不会简单重演,做投资要敏锐地感知和把握波动,面对新情况要及时做出调整。

问:可以聊聊你是怎么做固定收益投资的吗?

马龙:固定收益领域投资,风险控制要放在首位。一定要注意稳健投资、控制回撤,坚持为客户实现长期收益的投资目标。

问:后疫情时代,大类资产将会如何表现?

马龙:从中期的角度来看,经过去年下半年无风险利率的上升与风险资产的回暖,股债性价比回到相对均衡的位置。从长期来看,由于中国出色的抗疫成果和经济韧性,疫情后中国资本市场的海外投资者占比不断上升,随着经济开放程度的加深,中国的资产整体仍具有配置价值。

问:提问侯昊老师,你怎么看待后续白酒行情?

侯昊:如果用DCF估值法,对整个白酒板块的估值来说,在之前时间点上所设定的一些逻辑,可能会随着风险利率水平的变化及盈利增速的变化做相应的调整。

问:低端酒现在及未来竞争格局如何?中长期看,随着居民财富的增长,低端酒的份额会不会被慢慢压缩呢?

侯昊:不能这样说。因为实际上高端白酒占的比例才1%,高端白酒从1%提到2%,其实盈利变化是非常巨大的,我只能说光瓶酒市场或者区域性的白酒市场,其实是在不断品牌化和集中化的。

问:你对目前专注在白酒领域的一些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吗?

侯昊:其实增速比较快的酒企大家都能知道,正在战略转型期的酒企,尤其是非常确定在2021年到2022年会有边际变化的一些酒企,所以目前大家不管是看成长维度还是看估值及未来两年发力点,其实都是有一些标的可以选择的,当然这是不包括三大高端白酒的确定性增速的市场。

问:提问王垠老师,你和余芽芳老师在过去几年已经共同管理过多只系列“固收+”的产品,能否谈谈你们两位管理此类产品的投资体系?

王垠:对于这类股债混合类的固收+产品,我们两位基金经理有明确的分工,我管理产品的股票资产投资,余芽芳管理债券资产的投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投资目标:1)力争为持有人带来年度正收益;2)在争取实现正收益的同时,产品要严格控制波动和回撤。第一个目标决定了业绩表现,第二个目标决定了风险控制。

问:我们拿今年市场为例,春节后股票市场也出现了比较大的调整,而你们管理产品还是取得了正收益,能否说说今年做了哪些方面的操作吗?

王垠:我们去年底对2021年权益市场的整体判断是偏谨慎的,要降低预期。年初股票部分的布局上,我们并没有去追踪市场上的热门股,转而配置了市场关注度较低,但是安全边际很高的中小盘、低估值股票。春节之后市场风格发生切换,我们也看到前期的配置取得了一些效果。债券部分,我们今年一直维持中性偏谨慎的仓位和久期。

问:即便股票和债券两类资产的表现通常不相关,但是回顾过去也经常面临各自的牛熊周期,如何在不同的时间点,在两类资产上实现正收益?

王垠:我们在债券部分努力争取长期稳定增值,在债券牛市的时候,可能会获得相对高一些的收益,在债券熊市的时候,我们的业绩表现会低一些。整体上,组合里债券的收益来源主要依靠票息,属于比较长期稳定的收益来源。这一部分收益,为我们组合创造一个安全垫。

股票部分,我们以控制回撤和波动为前提目标,通过每年做一两次大的择时,积小成多,在不同阶段尽量实现正收益。综合起来,通过两者收益叠加来为实现每年的正收益创造机会。

问:提问苏燕青老师,科技板块是中国未来的方向,如何看TMT龙头的投资?

苏燕青:TMT板块有几方面利好因素。首先,线上需求的增加为TMT中的培养用户习惯和使用场景的相关领域,打开了新的成长空间。整个TMT板块中,近40%股票属于创业板,这些公司有望受益于再融资新规带来的估值预期提升机会。

问:看好5G哪些细分领域?

苏燕青:全世界在5G落地之后衍生出的应用场景的突破,未来的空间非常大。不仅是商业应用,军事、生活也能应用得到,比如智慧城市,包括智能交通、医疗信息化与其他产业的融合,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便利。5G落地过程中,设备的提供、服务的运营都会为产业带来很大的空间。

问:被动投资在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如何?日后有可能像美国市场占据半壁江山吗?

苏燕青:被动投资在国内的规模在逐日提升,但目前仍是主动投资占据主流地位。招商基金今年以来也在积极布局ETF产品。

问:提问余芽芳老师,固收+系列产品的大类资产配置是怎么做的?

余芽芳:我们的股票基金经理会先定一个权益的仓位,然后我们再进行债券的配置。假设我们的股票仓位当前定在了20%,剩下的债券部分就要依据整个宏观经济、流动性、以及债券收益率本身的情况来调整组合的杠杆和久期水平。假设目前债券市场收益率水平比较低,流动性又处于边际收紧的状态,那么整个组合的杠杆就会降低。

问:债券投资的久期和杠杆,需要对宏观判断有深入的理解,能否谈谈你们是如何进行宏观分析的?

余芽芳:我们会先判断宏观经济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大的周期中,然后再通过日常高频数据理解宏观经济中的中观和微观变化;理解了宏观经济大周期、中观和微观的结构后,我们还需要判断流动性的状况,这一点会结合央行的货币市场操作,市场的流动性指标进行跟踪。最后,我们也会看债券市场的绝对收益率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根据这样从上到下的四层筛选,对最后的久期和仓位变化做出决策。

问:你觉得什么样的持有人适合买固收+的产品?

余芽芳:“固收+”产品通常是混合型基金,预期收益和预期风险高于货币市场基金和债券型基金,低于股票型基金。具有投资理财需求、风险偏好和承受能力适当的投资者可以根据自身情况考虑。

问:提问徐冉老师,FOF基金经理是怎么选基金的?

徐冉:我们在研究层面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是做宏观研究,进行大类资产配置,第二层才是优选基金,做基金经理的选择。在此基础上,构建各种比例不同的模拟组合,通过优化以及匹配策略,得到最终投资组合。

问:FOF产品值得买吗?为什么投资者不直接买优秀基金经理的好基金?

徐冉:选择基金这件事情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并不简单。目前市场上存在基金已超过6000多只,且类型不一,风格各异。FOF主要有两点优势:第一,让专业的基金经理帮您做出大类资产配置决策,挑选品类;第二,让专业的基金经理帮您选出最靠谱的基金经理,优中选优。

问:FOF到底是如何解决投资者的痛点的?它跟我们买混合型基金或者市场上的基金组合到底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徐冉:FOF是大类资产配置的载体,市场上大部分产品一般是固定的权益敞口。FOF的资产类别不仅覆盖股和债,还有商品、黄金、海外权益,比如港股、美股,大类资产多了之后,在各类资产之间会做动态调整,并不是固定的做成三七开、五五开或者六四开的权益组合、固收组合,它本身是动态资产配置的模式,然后才是在底层找基金进行配置,最大的贡献是来自于资产配置顶层的配置策略。

问:提问刘重杰老师,春节过后,猪价一路下行,相关养猪股票一季报业绩下降,后市有何观点?

刘重杰:生猪销售价格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叠加饲料原料价格上涨及疫情影响等因素,生猪养殖成本上升,导致猪产业盈利下降是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

问:云计算、大数据、硬件等行业怎么看?

刘重杰:云计算市场规模巨大,越来越成为企业未来上云的战略技术方向。行业专家认为,云计算是技术趋势中最前沿的“下一件大事”。

问:现在是布局生物科技相关概念的好时机吗?

刘重杰:21年是新冠疫苗的关键接种期,且主要公司均有核心二类苗大单品上市,生物医药指数涵盖疫苗、医药研发服务、体外诊断等核心标的,成为配置医药景气赛道的优选工具。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上为基金经理线上访谈实录,不作为投资依据。)

本资料仅为本公司与渠道、客户沟通交流使用,不构成任何业务的宣传推介材料、投资建议或保证,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和其投资人员取得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也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投资需谨慎。